电热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年轻的继父上作者不详完

发布时间:2021-01-20 08:48:28 阅读: 来源:电热片厂家

(一)

在我十六 岁的时候,我妈和我爸爸离婚了,我跟我爸爸过。我们这里还是早婚的(不透露我们的地方了),男孩女孩在十五、六 岁的时候就结婚了,在我们这里男女二十七、八 岁是不好找对象的(除非你学习好,还在上学)。

我爸妈离婚的时候,我已经刚上高 中,爸妈也不过三十、三十一 岁,我跟爸爸住在一起。爸爸是干买卖的,经常外跑,爸爸不在家的时候,我会去妈妈家,妈妈也很忙。妈妈开了一家游戏厅,我不喜欢去游戏厅,那里经常有不三不四的社会上的人在那里玩。

有一天,我爸爸去了外地销货,我放了学去妈妈那里,听别人说,妈妈又找了一个对象,我也顺便看看是不是真的。我进了游戏厅,和妈妈打了招呼就上了楼,不一会,妈妈领着一个年轻人进来,对我说:「小建,这是你的新爸爸。」我连头也没回,也没吭声。

「王建!」一个男子的声音在我身後传来,我扭头一看,竟然是我的高 中同学刘大伟。我真的没想到妈妈给我找的继父竟然是如此年轻,还不可思议的是我的同学!而且他只比我大一两 岁!

妈妈看着我们俩,不解的对我说:「叫爸爸啊,建。」我满脸通红,大伟对妈妈说:「孩子不愿叫就算了,他张不开口,因为我们是同班同学。」妈妈慌乱的说:「哎,是吗?」我从沙发上爬起来,跑了出去,背後是妈妈大声的叫喊。

我慌乱的跑着,脑袋里不断回想着那张熟悉的年轻痞笑的脸。是的,他长得真帅,真的很成熟,我很喜欢他,但让我叫他爸爸,我真的张不开口。慌乱中,我和一辆摩托车冲撞在一起,车上的两个年轻人和我争吵起来,不久我们几个就被警察请到了派出所。

(二)

我和别人打架被带进了派出所。这是我第一次进派出所,开始还有些激动,见到警察就有点害怕了,一时间不知道怎麽办。刘大伟进派出所的时候,我正靠着墙根跪在那儿,远远的看着他下了摩托车,山一样的进了派出所的屋。

看见他进了屋,我低下头,没想到派出所的民警站起来说:「大伟,今天怎麽有空来了?」我抬头看着,那个年轻的民警和刘大伟相互的递烟、点烟。

我在学校的时候知道大伟和社会的人有来往,因为他身材魁梧、高大,是搞体育的好料,升入高 中後一直是体育生。现在不知道什麽原因,最近几个月不上学读书了,但是班主任仍一直保留着他的座位和学籍。

只见大伟向我弩了弩泛着青光的下巴,对民警说:「这个是我的乾儿,没外人,我上您这里来是因为他的事。」接着吐了一口烟圈,成熟得像个爷们。民警看了看瘦小的我,笑了笑,说:「您多大啊?他才多大啊?认你乾爹,看模样、看个头,说叔侄还差不多。」大伟爷们一样的说:「操!你还管爹大儿大啊?你问问他自己。」民警笑了笑,对我说:「小,说实话就放了你,他是你乾爹吗?说实话!」我跪在墙根,看着眼前英俊的、年轻的、曾经在同一个教室上课的男人,如今我称之为继父的脸,高高的鼻梁,一双剑眉下是一双星目,嘴角露出一丝痞笑。

大伟吸着烟看着我,我无奈地点了点头。「说话,是吗?」民警问。我低着头:「是。」民警说:「叫一声我听听。」我看着坐在我面前的这个年轻男人喊了一声「爹」,刘大伟站起来,走到我面前应着:「哎,小,起来吧!」我站起身低着头,大伟伸出手抚着我的头说:「谢谢你,六大爷,我们爷俩走吧!」我扭头向着这个二十五、六 岁的民警说:「谢谢六大爷!」民警说道:

「走吧,跟你爹走吧,小。」我们爷俩一起走出派出所……(注:「小」是我们这里的方言,长辈称呼晚辈男子的口语,是儿子或侄子或孙子的意思。)我们这里是两省交界处,早婚很普遍,十五、六结婚有孩子,三十四、五有孙子很多,相当普遍,黑户口很多。刘大伟用摩托车载着我驶出派出所,我坐在摩托车後,大伟宽宽的後背让我有了从没有过的安全感。

大伟扭过头说:「小,我当你爹还行吧?」我正犹豫着,心里想答应,可是又想,只要我答应了就等於承认了他是我爹,我只是犹豫中咳嗽了一下。大伟又说:「操你妈的,在学校里让你喊我叔你不喊,现在直接让你喊爹!」是啊,从小我长得很瘦弱,内向自卑,学习也不怎麽样,家庭也没温暖,在学校中被同学欺负是常有的事。那次大伟下了晚自习,截住我让我喊他叔,我没喊,藉助夜色漆黑跑掉了,大伟扭头说:「人啊,他妈的不一样,当爹的就是当爹的,做儿的就是做儿的,跑都跑不掉!」我看着眼前这个只比我大一两 岁的男人,魁梧的身材、浓密的头发,浑身散发出成熟的男人味道,不像我的亲生爸爸一样,畏畏缩缩、窝窝囊囊。

大伟和我驶进家门,大伟粗粗的喊道:「把小给带回来了。」妈妈慌忙迎出来,把我拉到一边说:「小,你怎麽小孩脾气,说跑就跑啊?虽说你们是同学,可现在不一样了。小,妈都跟他过了好几个月了,虽然没登记,还不是早晚的事啊!妈和你爸吵闹过不下去了,窝囊了半生,好容易找到一个脾气性格妈都喜欢的,家庭条件又好,人家都没嫌弃妈。你从小就懂事,这事就不能理解妈吗?」我看着妈祈求的眼神,点了点头,妈高兴的擦着眼泪,对我说:「他喜欢你喊他爹,他就那个脾气,挺爷们的,不像你爸窝囊,妈喜欢!能叫他吗?」妈是让我承认他!

我们进了屋,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妈去厨房,卫生间里传出淋浴的声音。

不一会,大伟腰间围着白色的浴巾,赤裸着上身出来,他浑身的肌肉块,一看就知道是练体育的,胸间稀疏的胸毛向下延伸着,和深圆的肚脐眼下的浓密毛发连接起来,蜿蜒在白色的浴巾里,一双粗壮的腿上也长满体毛。

他仰靠在沙发上,把一双白皙红润的大脚丫子架在宽大的茶几上,俨然是这个家的男主人。他伸手抽出一支烟在鼻子上闻着,妈从厨房伸出头给我使眼色,说:「小,给你爹点着烟。」我站起身走到大伟的身前,打着火机,喊了这位年轻的男人一声「爹」。

我蹲下身子,大伟伸过头看着我,点着了烟,吸了一口,吐出,脸上露出一丝威严:「嗯,小,坐下吧!」我遵从的坐在沙发上。至此,两个年纪差不多的男人从同学转为了父子关系。妈高兴的说:「儿子,和你爹聊会,我炒几个菜,你们爷俩喝口。」爷俩两个字的声调很重!

妈妈炒好了菜,我们三人第一次这样在一起吃饭,妈妈很高兴,不时地给我夹菜,更多的是给我年轻的爹夹。妈还让我们爷俩喝酒,喝的是一种药酒,是一种保健酒。妈对大伟爹说:「看你,围着浴巾就出来,别感冒了,我给你拿浴袍吧!」妈拿来浴袍:「回屋换吧,孩子在这里呢!」大伟看了看我说:「你妈还害羞呢!怕什麽?自家的孩子。是吧?儿子,还没见爹的肌肉吧?爹让儿子今天看看。」说着拽掉围在腰上的浴巾,露出了他魁梧的身材,浑身的肌肉、粗壮的大腿、坚实的臂膀,腰间的腹肌块被毛发覆盖着;小腹是一片茂密,一条巨蟒在胯间微挺着,粗长的阴茎、硕大的睾丸,包皮褪去,露出粉红的大龟头,我这位年轻的爹浑身散发着雄性的荷尔蒙气味。

「怎麽样啊?小,爹壮吧?你看你,像小鸡仔似的,还没爹的这杆枪粗呢!

小,跟爹锻炼吧!」

「行了行了,别守着孩子乱说。穿上吧,别感冒了。」妈拿着浴袍说。看着年纪只比我大两 岁的爹的身体,我有些害羞、激动,让我自卑。人和人不一样,大伟的身体是成熟的尊贵,我是渺小的卑贱,我的脸很红,或许是酒的原因。

「爹就是爹,小能跟爹比吗?」我说。大伟哈哈的笑起来,铁青的下巴泛着光:「小这句话,爹爱听!」妈看着爹也很高兴,对我说:「小,给你爹倒几杯酒,你爹今天高兴。」我站起身走到爹的身前,大伟爹高兴的对着我妈说:「操你妈的,今天爹高兴,没使劲白捡一个会说话的儿子。我还没见过你这麽会说话呢,爹喝几杯!」我端起大伟的酒杯给他倒了几杯酒,妈幸福的看着我们爷俩,手放在大伟粗壮的大腿上抚摸着,好久没见过这麽和睦的家庭气氛了。

大伟说:「小,咱们爷们有缘,是同学不错,还是爷俩,现在我是你爹!你是我儿!你得听爹我的!跟着你爹我,谁也不敢欺负你了!」我应着。

大伟又喝了几杯,脸色开始红润,人也很兴奋,眼睛很亮。不知是酒的原因还是我喊他爹,他很受用的原因,大伟开始拉着妈的手往自己的大鸡巴上放,妈把手缩回去,大伟又拉回来,他笑着说:「让小跪下给我磕几个头,喊个爹,也算承认我这个爹了吧!」妈看着我。

「来,小,给爹跪下磕头。」大伟转对我说。他的话或许激起了我内心的卑贱,我跪下在大伟的面前,大伟整整浴袍,把一只腿放在椅子扶手上,露出胯间的大鸡巴。我磕了三个头,喊着:「爹,刘大伟是我亲爹!」大伟高兴的应着:

「好儿子!」

礼毕,我抬起头,看到大伟胯下的鸡巴有些硬了,勃起了,红红的大龟头向上挺着,像高贵的头颅。看来大伟有些兴奋,想要干我妈了,我在有些不便,就说:「爹,你和妈喝吧,我要睡了,明天要上课。」大伟说:「去吧,儿子。」撇下他俩,我上了楼。

(三)

我躺在自己的屋里,在床上翻滚,睡不着,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大伟激起了我内心的卑贱感,黑夜中闪出大伟那张脸,高挺的鼻梁,红红的嘴唇下是刮得铁青的下巴,微微的一笑带着一丝痞气。

屋外隐约传来粗粗的喘气声音,我悄悄的下了床走到门前,慢慢地打开门,门缝里看到妈妈跪在刘大伟的胯前,手握着他那根粗长的大阴茎,伸出舌头像狗一样舔着大伟的大龟头,包皮已经完全褪下,露出紫红色的大龟头,龟头很大很饱满,像一只美味的李子,引得妈妈伸出舌头去舔它。

那个我称之为爹的年轻男人刘大伟喘着粗气,享受着他胯下女人的伺候,爹双手抚着妈的头,慢慢地把粗长的火热阴茎往妈的嘴里送,一抽一插,一点一点的深入,爹呻吟着,跪在他胯下的妈嘴里也含糊的发出声音。

「骚货,贱屄,好好伺候老子!」年轻的爹命令道,他不断地用大鸡巴插入妈妈的嘴里,粗壮的大腿不时地夹住妈的头颅,结实的臀向前挺着。妈妈突然停住了,抽出爹的大鸡巴,不时地乾呕,「爷,不行了,我想吐。」妈妈说。

看到这情景,我浑身有些发烫,悄悄跪下来,抚弄着自己早已勃起的鸡巴。

大伟从椅子上站起来,脱掉浴袍,站起身来的爹身高182,妈妈瘦小的身子显得更加瘦小,她已经完全跪在大伟的胯下了,搂着大伟爹粗壮的大腿,不断地亲吻着他的睾丸。

大伟爹用大腿夹着妈妈的脑袋说:「躺到沙发上去,老子要操你的贱屄,让你嚐嚐爷们的鸡巴多厉害。」妈妈说:「别了,我这两天该来的还没来呢!我怕是怀孕了。」大伟低着头说:「怀孕了?这才几天而已,操你妈的,这麽快啊?」又说:

「妈的,怕什麽?操出来给我养着!反正是我的种,今天老子还得操!」妈说:

「那你慢点,少往里插,少使点劲。」

大伟把妈从自己的胯下拖到沙发上,抬起妈的双腿,站着把自己20多厘米长的大鸡巴操进妈妈的屄里。爹不断地摆动着自己的身体,粗壮的鸡巴在妈的屄里快速出入着,妈的阴唇被操得翻来覆去的,身体碰撞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大伟爹的臀部不断地前挺着,汗水顺着脊背流下来,「老子今天操死你!」他挥舞着自己的大鸡巴,不断地把紫红饱满的大龟头捅进妈妈阴道的最深处,用曾经孕育我生命的子宫口摩擦着自己的冠状沟来获取快感,大伟爹一边在我妈的屄里桩捣,一边快活地呻吟着。

或许我打飞机的呻吟声让大伟爹听到了,他用粗粗的声音喊道:「小,别藏着偷看了,过来看看你爹是怎麽操你妈的。」我惊了一下,几乎是用爬的去到大伟身後。妈妈两腿被大伟爹拉得开开的,鸡巴一下一下的在屄里操着,见我跪在他们旁边,顿时脸涨得通红,不断地摇头,嘴里发出含糊的呻吟。

我跪在大伟屁股後面打着飞机,穿过他的胯近距离看着那根只大我一两 岁的年轻肉棒在妈的屄里用力抽插。不知是否错觉,我一跪下没多久,妈的屄就兴奋得不断涌出淫水,以至爹的每下插入都发出「噗嗤」一声,挤出的淫水则沿着妈的会阴流到股沟再淌落沙发上。

只听头上我的大伟爸爸说:「小,我是你亲爹吗?」「是,爸爸,是亲爹。」我回答。

「看见我操你妈了吗?嗯?」

「看到了,爸爸。」

「你知道你是怎麽来的吗?小。」

「我就是爸爸你操我妈操出来的,爸爸。」

「嗯,好儿子,真不愧是我的种。」大伟爸爸说着加快了速度,喘气越来越粗:「爸爸把你操出来也很累啊!小,叫我爹,一直喊,快点!」大伟命令我。

我跪在大伟爸爸的胯後,伸出舌头舔着他结实的臀肌,大伟爸爸的臀部也不断地撞击着我的脸。「爹,刘大伟是我亲爹……」我喊着、喘息着,大伟爸爸也回应着我:「小,小,儿子……」妈高潮了,「啊……啊……」的叫着,一股腥骚的阴精气味从两人的生殖器间传到我的鼻子里,大伟爹操得更狠了,长满浓密阴毛的卵袋前後晃动不断甩打着我的下巴。我的舌头转而舔着他的阴囊,一直到大伟爸爸「啊」的一声挺直腰杆射出他的精液,在妈妈的子宫里播下他的种子。而我作为大伟的儿子,也用力撸着自己的鸡巴,把精液射到大伟爸爸脚下踩着的白色拖鞋里。

(四)

第二天一早,我起来看到妈妈正忙碌的准备着早餐,「我爹还在睡?」我问道。「你爹比你起得还早,出去锻炼了,他要你起来找他去。」妈妈又说:「昨天妈喝多了,你别怪妈。你爹虽然年轻,有时候说话粗点,可很爷们,也知道疼妈,妈很喜欢他。」「我知道妈妈说的什麽意思,不就是喜欢刘大伟的爷们劲,有个温暖的肩膀可以依靠嘛!我把他当成我亲爹还不行吗?」我嘴上说着,心里却想:会不会是刘大伟的大鸡巴让妈妈享受到爱的雨露、快感的滋润呢?

「小,去找你爹,跟他一块锻炼吧!」

「好的,妈,我找爹去了。」

我跑出家门,不久就看到了年轻阳光的刘大伟——我的爹,一身运动装,白色跑鞋,我喊了一声「爹」。大伟:「嗯,小,来跟爹一起跑。」於是我们父子俩一高 一矮在路上跑着……大伟:「小,知道我怎麽成为你爹的吗?」

「我怎麽知道爹是怎麽认识妈的呢?」

「小,爹我是练体育的,现在在市体院训练,下午一般没事就到处玩。有一天在游戏厅打台球,因为没其他的顾客,你妈陪我打的,你妈的技术不行还要和爹打赌,说要是她打输了,随便我怎麽样,结果爹赢了,就上了你妈。别说,你妈的屄还挺紧,可爹我的鸡巴更大,把你妈操得直喊爷,下面直流水,就这样爹把你妈挂上了。操你妈的,爹可没想到她会是你妈妈!老子把你妈都操了,你自己说,我是不是你爹啊?小。」「是,是,你是我爹,我把你当成亲爹还不行啊?以後爹说什麽,小都听爹的。」「嗯,这才像我刘大伟的小,像我操出来的种。」我们爷俩跑着、聊着,其实我心里清楚,是自己的妈妈先看上刘大伟的,而且不知道为什麽,现在我也有点喜欢上刘大伟这个爹了。

我跟着年轻的父亲跑回家,大伟一到家就去洗澡,妈看着我说:「小,和你爹一起洗洗去,一身的汗。」

(五)

我听话的向卫生间走去,这也是我所希望的,我从小到大没和自己的爸爸洗过澡。

「小,给你爹搓搓背、打打肥皂什麽的。听话啊,孩子,别再把他当你的同学,知道了吗?小。」妈在背後说。

「知道了。」

我走进卫生间的时候,大伟正赤裸着上身脱裤子,看到我进来,说:「小和爹一起洗啊?」「是啊!爹,行吗?」

「行啊!小,跟爹一起洗澡得伺候爹,知道吗?小。呵呵!」爹大伟的脸上一丝痞气,微微上扬的嘴角露出几颗白牙,青青的胡子茬在一夜之间出现在爹的下巴上。

「小,你先自己脱了,再伺候爹。」

我很快的脱掉身上的衣服,大伟已经脱掉自己的裤子,我把自己的和爹的衣服鞋子放好,拘束的站在大伟身後。大伟正一手扶墙,一手脱白色袜子,「爹,我来吧!」我蹲下来帮大伟脱袜子,爹的袜子是脚底很白很厚的袜子,我使劲地从大伟的脚上扒着,脚底一滑,跪在瓷砖上。

大伟爹在我头上笑着:「看来,在爹跟前不跪着不行吆!在爹跟前跪着是最佳的姿势,也是最安全的,是吧?小。」我应着:「是啊!爹,老天让我为爹倾倒,真是天意不可违啊!」「小,跪在爹跟前你还害羞啊?我是你爹啊!小,不丢人啊!小。」是啊,爹都叫了,还讲究什麽啊?我索性跪在大伟的身前,眼前的大伟在我面前就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高高的,挺拔魁梧,不怎麽黑的皮肤上长满了体毛,肌肉块的小腹上是一片浓密的阴毛,一坨鼓鼓的白色三角裤正冲着我的脸。

在这伟大的男人面前,我突然感到自己的卑贱、渺小,我搂住大伟粗壮的大腿:「丢什麽人啊!我这算是抱着粗腿了,爹。」大伟哈哈笑着。我脱下大伟爸爸的袜子,露出大伟爹的白色嫩红的脚底,大伟笑着把脚伸到我的脸上:「小,闻闻爹的脚丫子,臭吗?」我感觉到一丝温暖带着一丝淡香,便答道:「爹的大脚一点也不臭,还很香呢!爹是练体育的,脚丫子还很嫩呢!」「小,爹的脚从来不臭,乾脚,小先舔两下,记住爹脚的味道,以後再让小给爹舔脚。」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大伟的嫩脚底,他问:「记住了吗?小。」「记住了,爹。」「小,来把爹的裤头脱掉。」说着,爹向前跨了一步,叉开双腿。我已经跪在大伟的胯下了,爹用手揉搓着自己的大鸡巴,我闻到一些肥皂和男性特有的混合气味,不由把脸贴到爹的内裤上深深的吸了几口,爹问:「好闻吗?小。」我应着:「好闻。」脱下爹的内裤,爹的大鸡巴便跳出来,打在我的脸上。

在爹那丛闪亮的阴毛下,又大又长的鸡巴微挺着,粗壮的阴茎足有20厘米长,下面悬吊着两颗硕大的睾丸,阴茎顶端的包皮微露出圆圆的大龟头。「爹的鸡巴大吗?比你的大吗?小。」大伟说,我看了看自己已经勃起的鸡巴,又小又短,便说:「爹的鸡巴好粗、好长、好大啊!比小的大多了。」「操你妈的,爹的鸡巴比你的头都大。爹就是靠着这杆枪征服了你妈,操出你来的啊!小。」年纪只比我大两 岁的大伟说话的口气俨然就是创造我生命的亲爹,已经完全把跪在他胯下、曾经是他同学的我忘掉,让我认定:是他胯间那根雄壮的大鸡巴创造了我渺小的生命,我只不过是他年轻身体创造出来的,属於他的香火,大伟那伟大的、有生命创造力的雄性大鸡巴才是我生命的最初起源,他叉开双腿的胯下才是我温暖的家!

(六)

「是啊!爹,」我从大伟的胯下发出声音:「你是我的亲爹,我是你的亲儿子,是你操我妈操出来的。爹,没有爹,就没有小我!」「操你妈的,小,你这算找到家了,找到你的根了,你今天算认祖归宗了。

小,还不拜拜!」大伟粗粗的说。

我搂着大伟粗壮的双腿,望着爹那根伟大的鸡巴,深深的伸到大伟胯下磕着头。大伟看着我,身体渐渐有了反应,只见他那又粗又长的大阴茎慢慢地勃起,包皮褪去,露出嫩红饱满的大龟头。

我磕完头,大伟的那根巨棒已经完全挺立,蓬勃隆起的一条条血管缠绕在巨蟒上面,鲜红的大龟头像昂立的头颅。深长的马眼突然射出一股尿液,只听我年轻的大伟爸爸说:「爹给小先洗洗,让小带上爹的气味,这算是爹认定小是爹亲自操你妈把你操出来的,小。」我瞬间沐浴在大伟爸爸那有着浓烈尿骚气味的尿液中,大伟的尿液从我的头上淋下,流过我的脸、身体,爹说:「小,爹操你妈把你操出来也很累啊!来,张开嘴喝两口。」我大口大口地喝着大伟爸爸早晨的新鲜尿液,如此的熟悉,彷佛自己真的是曾经从大伟的马眼里射出来的,我已经完全融入了大伟的身体里。

尿液停止了,大伟爸爸抖动着他那根大鸡巴,用鲜红的大龟头在我嘴里面蹭着,把剩余的尿液让我喝掉,大伟说:「这也算是给小『洗三』了,这是找到爹的新生,小要记住这一天。」「爹,小记住了!」

大伟开始向他头上打着洗发水,我跪在大伟爹胯下用肥皂涂抹着他的鸡巴、双腿、脚丫子,大伟用手上的洗发水抹在我的头上抚弄着我的头发,叉开腿,捧着我的头,把自己坚挺的大阴茎插进我的嘴里:「含着爹的鸡巴洗澡,小。」我跪在大伟的胯下,嘴里插着爹的大阴茎,眼看着大伟的眼睛。大伟这个作为我的父亲笑了笑,打开了淋浴器,水洒下来,淋到爸爸大伟的头上、身上、胸间,沿着小腹下的耻毛顺流下来,流到我这个做他儿子的头上、身上,也顺着爸爸大伟的大阴茎流到我的嘴里。

(七)

最初在和大伟爸爸、妈妈生活的日子,我一直在想,像大伟这麽年轻英俊、身材魁梧,家庭又好的男人,为何会看上已经不再年轻的妈妈,是什麽原因啊?

大伟的家庭里有一个当教育局长的爸爸(43 岁),他母亲是内退的妇女(45 岁),还有两个姐姐,大姐(26 岁)二姐(24 岁),家里只有他是个男孩。

虽然从小在农村(和我们老家是紧挨着的乡镇)中长大,(那时他爸爸是教师,妈妈是农村妇女),也是倍加宠爱,养成了霸道的爷们性格,连家里的两个外甥都怕他。按照农村习惯,两个姐姐都初中毕业就结了婚,家里只剩下大伟自己。後来他爸爸风云直上,调离学校,当上了教育局长,全家也搬离老家,来到市里,妈妈也安排了工作内退。

其实像大伟这样的条件,在老家早就结婚生子了,只是在市里是不敢这样做的,大伟在上学的时候有很多女孩追求他,但大伟都没理她们。因为大伟是比较封建的,还是喜欢贤妻良母型、逆来顺受的女人,主动送上门的反倒不喜欢,可能也是从农村长大的原因吧,直到遇到离婚从老家出来到市里开门市的妈妈。

那天大伟和妈妈的第一次,其实是妈妈充当了受害者。她在和大伟打台球打赌输掉後,大伟问怎麽报答他,妈妈只是笑了笑,热情地请他在家吃顿饭。在菜过五味、酒过三巡後,妈妈只是洗了个澡,穿上睡衣,根本没提怎麽报答的事,只是大伟红红的眼里露出难耐的慾火,在酒精的作用下用腰带把妈妈的手捆住,用自己的袜子把妈妈的嘴塞住,把妈妈强暴了。

大伟在那次操我妈妈(「被迫」)的过程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足足把妈妈操了两个小时,还不断地变换体位,射了再操,一连操了三次,直到自己赤裸的累睡在沙发上。妈妈在大伟醒来後并没有报警,也不可能报,只是要求大伟常来游戏厅玩,从那以後,大伟那无处发泄的高涨雄性荷尔蒙便找到了发泄的地方。

後来大伟就和妈妈同居,不回体院宿舍住了。

在和大伟生活的最初,我这个年轻的大伟爸爸总是在我面前提起那一次,说是妈妈引诱了他。不知道他为什麽要和我说这些,而且,一眼的痞笑、满足,是不是大伟有征服妈妈的快感,还是要羞辱我的企图,以博取承认他是我爹,让我死心塌地喊他「爹」的快感?

「小,第一次操你妈的那天,爹把大鸡巴猛地插进你妈屄的时候,你妈还叫唤,所以爹扒下自己脚上的袜子塞进你妈的嘴里。你妈的屄还挺紧,操你妈的,主要是你妈生了你这个小以後还没碰上你爹我呢!

操了没两下,你妈的屄就他妈的出水了,烫得爹我的大鸡巴直发热,很他妈的舒服。我的大鸡巴直操到你妈的子宫口,操得你妈只哼哼,後来我把你妈嘴里的袜子拿出,继续操你妈的屄,操得你妈连丢了几次,迷迷糊糊的搂住爹的头,『爹,爷爷』的喊。你妈喊得我心里发狂,真他妈的爽,爽得爹我一下子把大龟头插到你妈的子宫里了,你妈的子宫口就像你妈的小嘴般舔着爹的冠状沟,骚水一股一股的浇到你爹的龟头上。

操了你妈一个多小时爹就射了,你妈浪得像狗一样在我的脚下爬,猛舔我的脚,又把爹舔得直起兴,爹又翻身上马,从後面操你妈的屄。这次爹操得更深,操得你妈哭着喊『爹,你操死我吧』、『爷爷,你把我操死了』喊得你爹我像架着一门大炮,半个多小时就操射了。」大伟爸爸看着我,伸出他那双大手,一手抚摸着我的头,一手揉搓着自己的裤裆:「小,爹厉害吧?壮吧?不喊爹行吗?」我看着这个仅仅比我大两 岁的年轻的爸爸大伟,喊着:「爹。」大伟笑着说:「操你妈的,不喊行吗?我就是你亲爹,知道吗?小。操你妈的,不行了,爹再把你回回炉,爹用大鸡巴把你操成胚胎操进你妈的屄里,爹再用大鸡巴把你操出来,看你喊不喊爹!认不认你爹我!」「爹,我知道,你是我亲爹还不行啊?谁不喜欢自己的背後有一个又壮又厉害的亲爹啊!」我说。大伟「哈哈哈」的笑起来,下巴闪着青色的光芒。

(八)

日子不咸不淡的过着,我和妈妈、大伟就像一家人般生活着,每天我和爹去跑步,然後我去上学,大伟去体院找教练练专项。有时回来我看到妈妈给大伟爸爸做按摩放松肌肉,有时晚上会碰到大伟爸爸把妈妈捆绑起来,持着他那根巨棒操妈妈。

就在我眼皮下经常被大伟操,妈妈渐渐没了羞耻感,放浪得像个婊子一样,性交、口交什麽的都从不避忌;而年轻的大伟爸爸却越来越兴奋,浑身像有使不完的劲一样,常常在我面前把妈妈操得死去活来。而我越来越觉得大伟就是我的亲生爸爸一样,没什麽区别,他和妈妈的关系就是夫妻关系,所做的也很正常,只是大伟爸爸做这些的时候有意无意地让我碰到或看到,让我有一点点兴奋。

直到有一天,我的生活发生了变化,我的亲生爸爸去世了!在一次陪客户喝酒中饮酒过量,酒精中毒而死。我请了几天假料理完爸爸的後事,暗地里默默流泪,毕竟爸爸也是爱我的,只是比较老实罢了。妈妈也有些伤心,但没几天就好了,也没回老家。

我料理完爸爸的後事,并把自己和爸爸的东西处理好(有旧房子和赔偿的资金,还有爸爸留给我的货款存款),就了无牵挂的来到了妈妈家。

早上,我睡在自己的房间不想起来,大伟来到我的屋,坐在床边抚弄着我的头发:「小,起来,跟爹一起跑跑步。不要再想那麽多了,伤心也没用,天塌不下来,不是还有爹我吗?以後我就是你的亲爹,爹也会把你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的,其他孩子有的父爱你一样有,其他人没有的,爹也会让你有!」我看着年轻的大伟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没想到,他毕竟只比我大两 岁啊!也就只有18 岁而已,而现在在我的眼里,他不但身体早熟,思想也成熟,老成持重、稳重,不知道是不是经常和社会的人交往的原因,真像个爷们一样的敢於挑重担,有责任。

我趴在大伟的胸前抑制不住地大哭起来,发自内心的叫着爸爸。可就是这一天吃晚饭的时候,妈妈当着我的面对大伟爸爸说:「我可能怀孕了,大伟,刚才做了一次试条,是阳性。」大伟很兴奋,说:「真的有了?生下来养着,是我的种!」「可是,我们这样……」妈妈说的是他们还没结婚,大伟:「没关系,生下来再说,你不养,我养!」妈妈像傻瓜一样感动着,只说:「我真的没看错您,我这次找到靠山了……」我知道会有这麽一天,但不会是今天,我说:「爹、妈,可能是我爸投胎咱家了吧?」妈妈听得愣愣的。大伟看了看我,说:「小,你爸爸投胎到咱家,那也是你爹我的种,是我的小,也得叫我爹!」

(九)

自从妈妈怀孕以後,大伟爸爸就有了出去玩的机会,有时候会喝点酒,妈妈也不敢说什麽,怕惹他不高兴。

那天晚上我放学後回家,进门就看见大伟爸爸开着电视,靠坐在沙发上睡着了,双脚放在茶几上,连鞋都没脱。我想又是大伟爸爸喝酒了,妈妈躲在屋里睡觉了,我轻轻管好门,正要回屋,大伟醒了:「小,来,坐下和爹聊聊。」我听话的走到大伟爸爸跟前。

「小,来把爹的鞋脱掉,爹今天很累。」我看着大伟爸爸威严的眼神,蹲在茶几前,「给爹跪下脱!」我只得跪下,双手把大伟爹爹的运动鞋脱下,一种热气扑上来,一种淡淡的橡胶和洗衣粉的味道。

「小,闻闻爹的脚丫子。」我闻着大伟爹爹的脚丫子,脚底的白袜有些隐隐的发红,那是大伟爸爸的嫩脚底,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大伟看着我:「小,爹的脚丫子香不香?给爹脱了袜子舔舔脚丫子。每天你妈晚上睡觉都给我按脚,今天你妈睡了,小你来伺候爹。」说着,大伟把双脚分开,我脱掉大伟的白袜,露出他那双嫩红的大脚底,那双嫩红的大脚底在我的面前抖动着,脚趾头相互来回的交错着。大伟的皮肤很白很薄,但脚丫子是乾脚,不怎麽出汗,热的时候脚底会很红,味道也不是很大,只是穿很多天以後会有点味。我伸出舌头舔着大伟的脚掌,我的大伟爸爸赤裸着上身,抽着烟看着电视,我是第一次舔男人的脚丫子。

大伟爸爸说:「小,舔舔爹的脚趾头,每一个都要放在嘴里舔一遍。」我开始趴在大伟的脚上,把他的脚趾含在嘴里,伸出舌头吸吮着。大伟爸爸开始用手抚摸着自己长满胸毛的胸肌,时不时地闭上眼,享受着脚下他儿子的伺候。

我觉得自己很卑贱,面对着大伟的时候,我尤其感到自己有深深的自卑感,感觉自己是渺小的,大伟才是高贵的!明明是只比我大两 岁的同学,他现在不但成了我的爹,还即将成为我法律上的继父!我却只能看着这个年轻的大伟在我眼前理所当然地操着我妈妈,喊着他爹!

而且我现在就跪在他的脚下伺候他,为他舔脚!大伟他却喊叫着我「小」,躺着把脚伸到我的嘴里,享受着我作为他的儿子舔着他那双嫩脚!人和人的差距会这麽大吗?是的,我在他的面前,感觉到他为人处事比我要成熟,身体也要比一般人早熟。

自从他成为我爹,有时候带着我和他社会上结交的几个兄弟玩,大伟会向他们介绍我是他的儿子,小,并且当着他们的面让我喊他「爹」,大伟会让我喊他结交的兄弟为「大爷」或「叔叔」,他们都笑应着:「小。」其实他们有的并不比我大多少年纪,有的还和我同 岁,甚至比我还小,但我还是喊了他们,给足了大伟面子。大伟很满足,夸奖我懂事。

大伟使劲地把他那双嫩脚插进我的嘴里:「小,叫爹!」我嘴里塞着大伟的一只脚掌,含含糊糊地发出声音:「爹……」大伟一只手从胸口抚摸到自己的阴部,轻轻的揉搓着:「嗯……好,小……嗯……好,小……」过了一会,大伟突然示意我停下,然後站起来脱掉牛仔裤和白色三角裤,靠在沙发上说:「小,来给爹舔舔鸡巴,爹好几天没操你妈了。」我跪着像狗一样的爬过去趴在大伟的胯间,大伟爸爸把双腿左右架在茶几上,我跪在他两腿间,脑袋已经完全嵌进大伟的胯下了。

大伟爹把自己的内裤套在我的头上,只露出两只眼睛,然後用脱下的白袜子蒙上我的眼睛,抓住我的头发抱着我的头,把自己已经很坚挺的大鸡巴插进我的嘴里,我的嘴立刻被大伟又粗又长的大阴茎塞满了,但是大伟的大阴茎仍没有完全插进去。

大伟挺动着下胯,用我的嘴去摩擦他的大阴茎,我使劲弩着嘴以免牙齿碰到大伟的鸡巴弄痛了他,并用舌头在他的茎干上轻轻扫撩着。我感觉大伟的阴茎很硬,坚硬得像一根大肉棒,难怪妈妈被他操时爽得要死要活,对这根大鸡巴视如宝贝。

饱满的巨大大龟头此刻不断撞击着我的喉咙内壁,大伟舒服地呻吟着,我却感觉一阵阵反胃,大伟看到我的表情才稍稍放慢速度,不过仍操着我的嘴。一会後他粗喘的呻吟声越来越快,操得我感觉自己就要吐了,大伟才停下来:「小,是不是爹的鸡巴太大了?嗯?」「是啊!爹,您的鸡巴太粗太大了,小的嘴已经塞满了。」我吐出大伟爹的鸡巴,喘了一口气说。

「操你妈的,比你妈还他妈的受不了!」後来大伟站起身,解下蒙在我眼上的袜子,让我脱光衣服躺在沙发背上,头悬空。我看着大伟爸爸持着挺拔的大鸡巴走过来,捧起我的头,把紫红的大龟头塞进我的嘴里,然後用粗壮的大腿夹住我的脸颊,我的脸被大伟爸爸的两个大蛋丸挡住,只露出两只眼睛看着爸爸那毛茸茸的下胯。

大伟爸爸就这样操着我的嘴、撞击着我的喉咙,我双手搂紧大伟爸爸宽阔的腰背,倒挂着脑袋让他操我的嘴,随着大伟爸爸的抽送动作,我的脸也被他那两颗硕大的睾丸甩打着。大伟的阴茎一点点地深入,我的呼吸空间也越来越小,我听到大伟爸爸粗重的呼吸声也越来越急促。

「小……小……我的好小……」大伟爸爸呻吟着,我感觉他的大阴茎变得很硬、很火热,烫着我的口腔。突然大伟爸爸猛地把他那根粗壮得像孩子小手臂的大鸡巴向我的喉咙里一插,我的喉咙蓦地一热,大伟爹那像小馒头一样的大龟头已经插进了我的喉管:「操你妈的,小,你的嘴比你妈的屄还紧,老子爽死了!

小……」

大伟爸爸那粗壮大阴茎抽送的频率越来越快,可能是获得的快感越来越多,我能感觉到自己的食道壁被他那紫红大龟头下的冠状沟磨擦着。大伟爸爸的大睾丸紧贴着我的鼻孔,我已经无法呼吸了;我的头被大伟爸爸粗壮的大腿夹住,大脑不断充血;眼睛被大伟爸爸胯下阴毛滴下的汗水混合着我的泪水弄模糊了,双手只懂无意识的搂着大伟爸爸被汗水打滑的宽阔腰背。

我的意识在模糊,耳边仅剩下爸爸大伟粗喘的呼吸声,我的胃里在翻滚,酸液一点一点的涌上来。「小……让爹来喂喂你,小,老子滋养你……」大伟爸爸「啊~~」的一声,我手中大伟爹的腰猛地一挺,粗壮的双腿夹住我的头,抬起叉开的脚後跟,身体在涌动着。

模糊中,我口腔里大伟爸爸的大阴茎在跳动,一股股精液在顶住我食道壁的马眼里喷射出来,腥咸的白色浓稠精液顺着我被大龟头撑开的食道不断流下,流到我已经沸腾的胃里……另一部份则沿着我倒吊的喉管流向鼻腔,从两个鼻孔中憋出像鼻涕一样悬挂在嘴唇上。

爸爸大伟这才「噗」一声抽出自己的大鸡巴,从自己胯下掏出已经被他汗水打湿的我的脸,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我的意识慢慢地恢复,胃像是灌满大伟爸爸的精液。慢慢地平复下来後,爸爸大伟双手抚摸着我打湿了的头发,我索了索鼻孔中的精液,模糊的眼睛里看到爸爸大伟那坚挺的大阴茎,紫红的大龟头上沾满红色的血混着白色的精液滴出长线……爸爸大伟一把搂住我的身体:「小,好小,你就是爹我操出来的亲小。」我滚下沙发,跪在爸爸大伟叉开的赤裸的粗壮大腿下,舔着他胯下那两颗低垂的硕大睾丸,一手握着我自己那又硬又短已经充血得变成紫红色的鸡巴打着飞机,一手搂着爸爸大伟那粗壮有力、长满汗毛的大腿,大伟爸爸只是叉开双腿,看着我说:「好小……」我跪在爸爸大伟的胯下,像是找到了温暖的家,感受到年轻爸爸大伟胯下安全的港湾,幸福的父爱笼罩着我。我在一阵阵的红晕迷茫中喊着:「爹,你就是我的亲爹!刘大伟是我的亲爹!我是刘大伟操出来的!爹,我是你的小……爹,我是你的小……」然後一泻千里。我瘫趴在爸爸大伟的嫩脚上,双手搂住年轻爸爸大伟的嫩脚舔着……自从那一夜以後,不知道为什麽,一见到我的大伟爸爸,我内心已经完全被他征服了,双膝也没了力量站着,是大伟爸爸激发了我内心深处的奴性!也许大伟爸爸内心并不想征服什麽,或许只是每天分泌的高涨的雄性荷尔蒙的需要,而我已经被大伟爸爸的雄性魅力征服了!

随着妈妈的怀孕反应越来越大,她也越来越着急,因为大伟和妈妈还没有真正的结婚,只是同居而已。妈妈几乎每天看着大伟高兴的时候细声细语的与他商量,大伟爸爸终於先答应和妈妈去拍婚纱照,结婚的事等孩子出生之後再和家里人商量。妈妈即使不乐意也没办法,谁让她爱大伟爸爸爱到已经失去自我了呢!

再说大伟爸爸高 中还没毕业,家里是肯定反对的,妈妈的娘家人也一直反对她的婚事,为这还吵了几次。没几天,妈妈乐滋滋的拽着大伟爸爸去拍婚纱照了。

妈妈的肚皮一天天挺起来,大伟爸爸让妈妈不要太劳累,并把游戏厅关掉,只开副食门头,究竟大伟爸爸是怕妈妈累着还是不放心妈妈,我不知道。大伟爸爸仍旧和往常一样,每个星期一至五和妈妈、我生活,星期六要回爸妈家应付,礼拜天再回来,像小日子一样过着。

安全是已婚男士的作派,大伟爸爸在家的时候,妈妈一天天精神头不减,每天忙着,哪怕大伟爸爸只是在沙发上坐着,或在床上躺着什麽也不做,妈妈也是快乐的。只是到了星期六,妈妈便无精打采,望眼欲穿。妈妈并不指望大伟爸爸能给她帮什麽忙,即便大伟爸爸没什麽收入(还是学生啊),妈妈每天也给他好吃好喝的,有时不给我零花钱,也要塞给大伟几百,总说:「男人在外边,万一有个应酬,身上不能没钱。」我的零花钱只有几十块,我从不说半句,妈妈在我的眼神中看出什麽:「小孩子有什麽事情要花钱啊?小,你可不能和你爹比,你爹是大人,总要有个应酬的,不能老是让别人花钱吧?男人要有面子。小……」我不再说些什麽,只是妈妈总在大伟有应酬的时候让我跟着:「跟着你爹,帮忙伺候着。你看你爹多成熟,为人处事多稳重啊!也跟你爹学个心眼,别一踏入社会就和你亲爸爸似的,两眼一抹黑。小,要不是你爹上次找人,你还不得在局子里蹲几天啊!」我无语,只得从命。

知道我和大伟是父子关系的人并不多,只限於爸爸大伟的几个结拜兄弟,比如上次派出所的六大爷。爸爸大伟的应酬我也跟着去过几次,记得一天下午,爸爸大伟要出去打球,妈妈看我闲着没事,便让我替爸爸大伟拿着衣服鞋子。

爸爸大伟赶出摩托车,喊我:「小,走,跟爹打球去。」「爹,我可不会打,我在球场上看着爹打球吧!」「操你妈的!小,你学啊!爹教你。」爸爸大伟说。

爸爸大伟载着我驶向市体育场,他脱掉身上的衣服、鞋子、袜子,换好以後让我在一边看管。爸爸大伟一到运动场上便生龙活虎,我坐在边上,搂着大伟爸爸刚脱下的衣服鞋子,衣服散发出迷人的男性味道,鞋子里有爸爸大伟刚脱下的白袜子。我知道大伟爸爸有洁癖,每天妈妈都给他洗白袜、内裤,家里晾晒最多的就是大伟爸爸的白袜子和内裤,其实,有的并不脏,可妈妈也乐此不疲。

看着爸爸大伟的鞋子里并不潮湿,我瞅了瞅,四下并没有人,我深深的把脸埋在爸爸大伟的鞋里嗅着,淡淡的一种皮革香味,我真的想把爸爸大伟鞋里的气体深深的吸入肺里,吸入我的身体里。我掏出大伟的白袜子闻着,并没有什麽味道,只是有一丝洗衣粉残留的味道和棉线的甜甜香味。

都说男人味是什麽,记得有人说过,男人味就是脚丫子味。大伟爸爸的脚丫子味并不大啊!不知道为什麽,高大粗壮的大伟爸爸整天做运动,脚也不怎麽出汗,只是微微的,乾脚。我把大伟爸爸的一只白袜子悄悄地塞进我的嘴里,双手捂着,看着我年轻的大伟爸爸在球场上挥洒着雄性的汗水,他并不知道,场下他那作为儿子的我嘴里正吸吮着他脚上脱下的白袜,吸取着一点点大伟爸爸嫩脚残留下的气息。

(十)

我正把自己的脸埋在爸爸大伟的袜子和运动鞋里嗅着,沉浸在爸爸大伟的气味中迷迷糊糊的,「小,小,睡着了?走,跟爹吃饭去。」我猛地抬头,看到爸爸大伟和两个年轻的帅哥站在我跟前。

「小,不认得你六大爷了吗?叫大爷啊!」原来是派出所的那位六大爷。我叫了声:「大爷!」他笑着应了。「这是你八叔叔。」大伟爸爸又介绍着,「八叔!」我叫着一位比大伟更年轻的男人。

六大爷叫张海阳,24 岁,民警;八叔叫武哲,17 岁,和爸爸大伟是一起练体育的,我们一届的。

「小,和你爹一起来的啊?小。」六大爷问道,「嗯,我来给我爹看衣服鞋子。」我说。「这是大伟哥的大小啊?大伟哥,看着这麽大了,面熟啊!」八叔对爸爸大伟说,「是啊!真是我的大小。看着面熟吧?我们是同学,就因为我挂上了他妈,他才叫我爹啊!是吧?小。」我忙应着:「是。」「嗯……呵呵,行啊!大伟哥,没操就当爹了啊!呵呵,没费你的劲啊就捡了个这麽大的小啊,怎麽我拣不着啊?」八叔笑着说。

「操,你鸡巴才多大啊?虽然他不是我操的,可哥哥我还没操他妈吗?跟自己操出来的一样!是吧?小。」大伟反击八叔,「嗯~~」我支持着大伟爸爸。

「操,我不信!」八叔笑看着抱住大伟爸爸衣服坐在地上的我。大伟爸爸看了看八叔:「操,这还有假吗?让你开开眼!」说着,大伟爸爸走到我跟前,叉开腿跨在我的头上,我就坐在大伟爸爸那伟大的胯下了。爸爸大伟抚摸着自己的裆部说:「小,抬起头喊爹,叫亲爹!」我坐在地上,看着头上的大伟爸爸喊了句:「爹,亲爹,我爹是刘大伟。」「厉害厉害!大伟哥的家教挺严啊!大小很听话啊!小。」八叔痒痒的说。

「那当然,咱小就是我的亲小,给自己操的一样!谁也不能把他当外人,这就是自个的孩子。」大伟说着从我的头上跨过……大伟爸爸从我的头上跨过,掐着腰身,叉开双腿,铁青的下巴上扬着,一脸的自豪!六大爷张海阳对爸爸大伟和八叔武哲说:「行了,你俩别闹了。走,今天我有空,到我家喝酒去,你嫂子回娘家了,就我一人。」张海阳又对我说:「小,跟大爷走,到大爷家吃饭,认认大爷的家门。」我想推辞,爸爸大伟说:「走,小,跟爹玩去,一会就回家,你妈知道你跟爹在一起,放心。」有爸爸大伟在,我有一种安全感。

我们爷四个买了些吃的东西去了张海阳大爷家,大爷张海阳的家在市公安局家属楼的顶楼,宽敞、简洁。一进家门,六大爷张海阳像大人一样抚摸着我的头说:「小,到大爷家了,你大娘没在家,小自己随便吃喝,跟你爹家一样,别拘束,小。」我看着这张年轻帅气的脸点了点头。

随後张海阳大爷忙着菜肴,爸爸大伟和八叔武哲先後洗了澡,一人腰上围着条浴巾坐在沙发上抽烟聊天,我陪着他俩看电视。爸爸大伟习惯的把他那双大脚放在茶几上抖着,八叔武哲抽着烟笑着对我说:「小,叔和你爹是从小长大的,一起上学,就是不在一个班。你说你和我们兄弟都是一届的同学,年纪差不多,你喊他爹,你受得了?」「操,你这小子,不怀好意啊!你说,我和他妈孩子都快有了,他不喊我爹喊什麽?你说同学能比爹大?」大伟爸爸叼着烟又在反驳。

我知道八叔想知道我的真实想法,便说:「叔,虽说你和我爹还有我都是同一届的同学,年龄也差不多,但是我爹和我妈已经在一起了,就差办结婚手续而已,我妈只等着爹毕业就结婚。同学是不错,同龄人,这些都不能提了,人和人是不一样的,现在我再喊他哥是不是差辈了啊?他把我当他的亲生儿子看,我一样把他当我亲生爹啊!再者,他是我爹了,你和大爷都是我爹的结拜弟兄,我是不是得依着我爹喊叔叔、大爷啊?」八叔武哲说:「好小子,够懂事的啊!我们以後就是亲叔侄了,在学校再碰到,得喊叔叔了。」我回答:「嗯!」八叔武哲接着说:「好小,一会跟叔叔我喝几杯,喝完酒咱爷四个好好玩玩!」饭桌上我伺候着爸爸大伟和叔叔、大爷喝酒,菜过五味、酒过三巡,爹让我敬大爷、叔叔几杯酒,我端起酒杯走到张海阳大爷的跟前:「大爷,小敬您两杯酒。」我说着,张海阳大爷没动,大伟爸爸命令我:「你大爷不给你面子呢!你大爷以後不准备罩着小你了,要不,小你跪下给你大爷敬酒。」八叔也在一旁帮着腔。

我真的跪下敬了张海阳大爷两杯酒(嗨,他不是没见过我跪着),然後在和八叔武哲敬酒的时候,我怕他有意见,直接跪下去敬他酒,武哲叔有些高兴的喝了,我明显地看到他的浴巾在腿上慢慢地隆起。

吃过饭,有些无聊,或许是累了,或许是酒的原因,八叔突然提议说:「咱爷四个照几张相吧?」大爷张海阳拿出相机,拍了几张,八叔和爸爸大伟坐在椅子上,我站在他们後面照了几张,八叔不尽兴:「咱哥几个把浴巾都脱了,小你把衣服脱光,咱爷几个拍几张裸照!」八叔先拽掉他围在腰上的浴巾,露出微涨的大鸡巴,爸爸大伟和大爷张海阳也扔掉腰上的浴巾,轮流拍照。他们让我跪在前面,八叔跟爸爸,或是大爷跟爸爸,八叔跟大爷,他们作为长辈坐在椅子上,又照了几张。

八叔武哲最年轻,点子也最多,我看出他有些兴奋:「小,跪在叔的胯下,咱们爷俩照张。」我只得听话的跪在八叔武哲叉开双腿的胯下,我跪在他胯下看到他的大鸡巴已经胀成一支坚挺的肉棒了。他兴奋的和我合照了几张,然後和大爷张海阳也这样照,而且八叔武哲兴奋的说:「洗照片的时候写上几个字:『叔侄合影』!」和爸爸大伟合照的时候耗了最长时间,八叔要我跪在大伟爸爸赤裸的胯下,搂着他的双腿,爸爸大伟叉开腿站着,美其名曰「胯下有子」;我跪在爸爸大伟的胯下,眼向上望着他坚挺的大鸡巴喊爹是「认祖归宗」;我跪在爸爸大伟的胯下,双手捧着他的大卵袋是「生命源泉」;而我跪在爸爸大伟的胯下,双手握着他又粗又长、坚硬火热的大阴茎是「香火延续」……这一晚上,我跪在地上再也没起来,相机闪个不停……那一夜让我常常想起爸爸大伟那副粗壮魁梧的身体,温暖、安全的胯下,还有爸爸大伟那一坨涨鼓鼓的巨大生殖器。常常我会回味着跪在爸爸大伟胯下的感觉,他赤裸着毛茸茸的身体,白生生的一身腱子肉,叉开双腿,任我低贱地跪在他的胯下。

爸爸大伟一面叼着烟卷和大爷张海阳、八叔武哲说笑着,一面不时用他那双粗壮的大腿夹紧跪在他胯下的我的头,我跪在爸爸大伟的胯下,搂着他粗壮的毛茸茸大腿。爸爸大伟那具硕大的生殖器在我的头上坚挺着,莫名的一种安全感袭来,让我感受到一种久违了的浓浓的父爱,我觉得自己的身体慢慢地萎缩,慢慢地变小,真的像是化作一粒小小的精子游回年轻的爸爸大伟那两颗饱满的大睾丸里,体味着年轻爸爸大伟那雄性勃发的体温……从那一夜起,我的身体像是被爸爸大伟点醒了,常常会勃起,我会跪在地上看着大伟和妈妈的婚纱照里爸爸那张英俊年轻的脸,一边手淫自慰,嘴里一边不断地喊着:「大伟爸爸!爹……」想像着自己从爸爸大伟粗壮的阴茎里射出来,进入妈妈的子宫里慢慢地长大……再次见到我的年轻爸爸大伟就有了一种发自内心的谦卑和尊敬。

有时候看到妈妈挺着肚子为爸爸大伟按摩那双大嫩脚丫子,或者妈妈擦拭着大伟爸爸那宽阔的脊背和毛茸茸的胸膛,我能感觉到妈妈找到爱的那种幸福,还有心里会冒出一闪而过的一丝嫉妒……那年的夏天,妈妈为爸爸大伟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那一年,年轻的爸爸大伟虚 岁才只有18 岁(我们这里经常按虚 岁说),大伟爸爸高兴得几乎是跑着回到家里放了一挂鞭炮,他的父母还不知道他在外面和我妈妈同居有了个男孩(以後再说他父母的事情)。

大伟爸爸高兴的摆了一桌酒席,范围仅限於他的结拜兄弟,我这个作为大伟爸爸的儿子也忙着招待叔叔、大爷。桌上八叔武哲问大伟爸爸:「大伟哥,当爹了啊!嫂子给你生了个大白胖小子,高兴坏了吧?」在医院里忙了一宿的大伟爸爸很精神的说:「当然高兴了,咱有後了嘛!」八叔又问:「嫂子和小很顺利吧?」大伟爸爸指着我说:「你嫂子很顺利。

操,又不是第一次生,两胎了,顺产。这不,头胎都这麽大了嘛!」我就在旁边站着呢,大家都笑了。

大伟爸爸又指着我说:「以後,这个是我的『大小』,今天添的这个小子是『二小』,以後大家兄弟就喊他『大小』就行。来,大小,给你叔叔和大爷倒上酒,你爹我要和你这几个大爷叔叔多喝几杯。你爹我今天高兴啊!爹我又有了一个小,你他妈的也有了一个和你做伴的一个窝里的弟弟,呵呵,是吧?小。」

(十一)

爸爸大伟把妈妈和孩子接回家,他便回了一趟父母家,因为大伟要向父母摊牌,原来他的父母什麽也不知道,只以为大伟住在体院宿舍。爸爸大伟把和我妈妈的事情告诉了他父母,他的父母大吃一惊,才知道大伟在外面的所作所为。

爸爸大伟告诉他们要和我妈妈结婚,他父母的意见一开始坚决不同意,一是嫌弃妈妈的年龄太大,二是嫌弃妈妈是个再婚,再者就是还有个和他们大伟同龄的孩子——我,而且大伟的父母要告妈妈引诱了大伟爸爸。他们的态度很坚决,但是当大伟爸爸告诉父母,承认是他自己强 奸了我妈妈,生下了一个小,要不然会负法律责任,他的父母才慌了神,态度有所缓和。

大伟爸爸的父母提出赔偿和要回孙子,大伟爸爸坚持要给妈妈一个名份,否则情愿去自首,最後还是大伟那当教育局长的爸爸妥协了,他和大伟达成一致:

可以给妈妈一个名份,举行一个婚礼仪式,但不登记,承认妈妈是刘家的儿媳,孩子是刘家的孙子。但他父母坚持一点:因为大伟爸爸还没高 中毕业,以後的事情不知道,所以妈妈不能阻碍大伟以後的选择。

大伟爸爸回到家,和妈妈说了这件事情,妈妈也很难过,哭了好几天,但经受不住爸爸大伟的甜言蜜语哄骗还有恐吓(大伟爸爸吓唬妈妈要带着孩子离开妈妈,再也不回来了),眼望着爸爸大伟那长满胡茬的下巴和憔悴的眼神,知道爸爸大伟是个负责任的男人,妈妈也知道大伟爸爸已经尽力了,便搂着他的腿瘫坐在地上嘤嘤的答应了。

过了几天,爸爸大伟看到妈妈平静下来,动员妈妈抱着孩子去他父母家住,妈妈死活不同意,大伟爸爸没办法,只得依了妈妈。後来,大伟的父母给妈妈买下一栋商住两用的二层楼,说是给孙子的礼物,还有十万块钱(在当时已经是很大数目了)和一些首饰给妈妈。其实我知道,所有这些都是我那年轻的爸爸大伟的功劳。

没几天,妈妈又把不愉快忘掉了,开始张罗着结婚的用品,其实妈妈不想再让爸爸大伟在中间为难,不想再看见大伟爸爸那威严的眼神里有一丝的不快。结婚的衣服和家里的装修,爸爸大伟什麽也不管,只是看着妈妈忙来忙去……直到大伟爸爸和妈妈举行结婚仪式的那一天,我才见到大伟的父母,他的父母也很年轻,四十多 岁,大伟的爸爸要比大伟黑,矮点,但也是英姿勃发,浓黑的头发,还有和大伟一样的络腮下巴;大伟的妈妈皮肤很白,长得也很漂亮,看不出曾经是一个纯粹的家庭妇女。看到他父母,我才知道大伟爸爸为什麽长得那麽白皙英俊、那麽帅了。

看着精神帅气的大伟爸爸拉着妈妈跪下向他的父母行礼,叫着「爸,妈」,我也深深的为妈妈感到幸福,同时也深深的佩服年轻的爸爸大伟这个有责任感的男人!大伟爸爸也拉着我对他爸妈说:「爸、妈,这是王建,我以前的同学,是文红(我妈妈)的孩子,也算是我的孩子,你们就当自己的孙子一样。小,快喊爷爷奶奶啊!」我看着大伟父母那两张颇尴尬的还有些年轻的脸,叫:「爷爷、奶奶好!」他们也「嗯」着,再别无它话。我又在爸爸大伟介绍下认识了他的两个姐姐、姐夫,我年轻的姑姑、姑父。我发现我在这个家庭里年龄不一定最小,但辈份一定是最小的晚辈了。

那一天,最受欢迎的不是我,也不是我的大伟爸爸(他父母还是有些意见)和妈妈,而是我那个刚刚满月的小弟弟,他被爷爷、奶奶、姑姑、姑父来回的抱着、逗着……大伟爸爸那天被他的结拜兄弟灌得一塌糊涂,洞房也没和妈妈睡在一起。妈妈要照看小弟弟,大伟爸爸被我这个儿子搀扶到我自己的房间床上,我把几个年轻的大爷叔叔(他们要闹洞房)送走,妈妈嘱咐我伺候好年轻的大伟爸爸。

我才走进我的房间,大伟爸爸正躺在我的床上均匀的打着鼾声,魁梧的身体在床上呈现出「大」字。我的心在砰砰乱跳,本该爸爸大伟今天是属於妈妈的,而年轻的爸爸大伟却躺在了我的床上。

我慢慢地走到床边,伏下身子端详着这张年轻的脸,白皙的脸庞上,高高的鼻梁,一双上扬的剑眉,薄薄的嘴唇红红的,散发着酒气,嘴四周被刮得青青的胡茬包围着,白色的衬衫半开着,露出依稀的胸毛,腰间的黑皮带松垮着,黑色的西裤裆下鼓鼓的隆起,脚上白色的薄棉袜伸进脚上的黑亮皮鞋里。

我轻轻叫着:「爹,爹……」这个年轻的刚做了爹不久的大伟爸爸呢喃着:

「嗯……嗯……」我趴在这个年轻的继父大伟爸爸耳边问:「爹,小给你脱衣服吧?」大伟却没再出声。我轻轻的把大伟爸爸的头揽在怀里,脱去他的衬衫,露出大伟爸爸那一身白生生的腱子肉,胸间的胸毛稀疏着,延伸到肚脐眼便浓密起来。

我看着这比我大两 岁的年轻爸爸大伟的身体,忍不住伸出自己的舌头,轻轻亲吻着爸爸大伟那性感的下巴,他那特有的男性气息迎面扑来,我好久没有这样的感受了,一种父爱刹那涌上我的心头。

我从床头走到床尾,像是伺候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心甘情愿地跪下来,大伟爸爸那双大脚就在我的眼前,脚上的黑皮鞋是妈妈新买给他的,黑中带亮,我解开爸爸大伟的鞋带,慢慢地褪下皮鞋,露出继父那白袜的脚後跟,我把自己的鼻子伸进仅有的空隙,深深的吸着爸爸大伟皮鞋里还没来得及散发的气息,生怕漏掉一点,皮革的麝香和爸爸脚上的清香混合成的气体被我深深的吸入肺里。

我脱下爸爸大伟的鞋子,露出他那一双穿着白色袜子的大脚,白色的脚掌前倾着,勾勒出爸爸大伟那很漂亮的足弓。我轻轻的解开爸爸大伟的腰带,慢慢地褪下他的西裤,腰间肌肉块的小腹上茂密的体毛延伸进那狭小的白色内裤里,内裤前被一坨大阳具撑得鼓鼓的,并勾勒出大阴茎的形状,饱满的大龟头顶着一个凸起,爸爸大伟那正值荷尔蒙高涨年龄的大阳具好像马上就要从内裤里跳出来似的。

我作为躺在我床上的年轻继父大伟的儿子,仍然跪在他的脚下,爸爸大伟的那双大脚依稀的把白色袜子映成红色。我褪去爸爸大伟脚上的白色薄棉袜,露出他嫩红的大脚,爸爸大伟的皮肤很薄,脚掌的嫩红好像能看到皮肤下的血液,爸爸的脚很光滑,没有一丝茧子,脚趾头的形状很好,脚趾甲被妈妈剪得很仔细,薄薄的脚趾甲映出嫩嫩的红色。

我伏在大伟爸爸的那双嫩脚掌上,伸出舌头舔着他的嫩脚,大伟爸爸脚上的是一种淡淡的脚香。我把大伟爸爸每一个脚趾头都含在嘴里吸吮着,舌头在大伟爸爸的脚趾缝里游走,舔着大伟爸爸那嫩脚上一点点的仅有的脚汗。其实爸爸大伟的脚上不怎麽出汗,热的时候,他总爱光着大脚丫子,露出一双嫩红的大脚撞击着我的眼球。

我轻轻的抬起大伟爸爸的嫩脚,张开大嘴吸吮着他红红的脚後跟,或许是我的动作太大,躺在我床上的大伟爸爸轻轻的哼了一声,手扫了一下自己的胯下。

看着大伟爸爸又沉沉的睡去,他并不知道,他的脚下正跪着年龄和他相仿、但却要喊他「爹」的我——年轻的继父大伟的儿子,正在香甜地舔着他那双嫩红的大脚。

我不敢去惊动这个年轻的继父,但我已经很兴奋了,於是极快地脱掉身上衣服,身上粗短的鸡巴早已坚挺。我重新跪在大伟爸爸脚前,伸出舌头舔着他那嫩红的脚掌,手里打着飞机,嘴里喊着:「爹,小来伺候爹您了……」眩晕中看着躺在床上的大伟,他和我几乎相当的年龄,竟然有了自己的亲生儿子,还当上了我的继父,粗壮魁梧的身体里蕴藏着怎样的力量啊!他给了我父亲的感觉,让我情愿跪在他那伟大的胯下喊他「爹」。我趴在大伟爸爸的嫩红的脚上,一泄如注!

过後,我瘫软的从地上爬起,轻轻的钻到爸爸大伟叉开的赤裸胯下躺下来,头顶着爸爸大伟的鼓鼓的大阳具,搂着他那粗壮有力的毛茸茸大腿安然睡去……第二天早晨,我模模糊糊的觉得脸上被什麽压着,鼻子也痒痒的,我睁开眼睛,是大伟爸爸一只嫩红的大脚压在我的脸上。我托着大伟爸爸的那只嫩脚,从他的胯下抬头,越过继父那坚挺高耸的大阳具和毛茸茸的腹肌,看见年轻的大伟爸爸一脸胡茬,斜躺着床上正望着我,眼里露出一丝的疲惫,但不失威严。

我重新躺在爸爸大伟那叉开双腿的胯下,把大伟爸爸的那只嫩脚放在我的脸上,然後伸出舌头舔着他那嫩红的大脚掌。「小,爹昨天睡在小的床上了,是小伺候的爹吧?」继父问道,「嗯,小看爹昨天有些喝多了,就把爹扶到自己的床上了。」我回答着大伟爸爸的话。

「爹睡在小的床上,小就睡在爹的胯下吗?小。」「是啊!爹。爹您的身材太高大、太魁梧了,小的床又小,小只能躺在爹您的胯下睡了,爹。」其实我的床并不十分小。

「好小,你挺会找地方啊!小,喜欢在爹的胯下睡吗?」我正大口地舔着年轻爸爸大伟的嫩红的脚後跟,忙说:「喜欢,不喜欢也得睡在爹的胯下啊!爹只给小留下胯下可以睡呢!是吧?爹。」「小,在爹的胯下睡得怎麽样啊?小。」「很有安全感,很踏实啊!爹,小睡得很好啊!爹。」「嗯,小喜欢,以後和爹睡就睡在爹的胯下,爹给小安全感。」「嗯,好的!爹……」我嘴里塞着大伟爸爸那圆润的红红的脚後跟,含糊的回答着。

「小,喜欢我做你爹吗?喜欢爹吗?」大伟问。

「嗯,小喜欢爹你,很早就喜欢你做我爹了,小喜欢有爹的感觉!」「小,你喜欢我做你爹?你不会是恋父吧?小。」我紧搂住大伟的脚说:「小喜欢你做我爹!只喜欢你做我的爹!不管你多年轻,我只恋你这个父!」「好小,爹以後好好疼你,把你当成我亲生的小。你和你兄弟都是我的好孩子,爹一样给你同样亲生的父爱。小,以後你可要好好听爹的话,孝顺爹啊!」「嗯!爹。」「小,爹的脚昨晚痒痒的,是不是小伺候爹洗脚了?」「是啊!爹,小本来用水给爹洗洗脚,可是怕惊动了爹,小只好给爹舔了舔脚。」「好孩子,喜欢爹的大脚是吗?小。」

「喜欢,小很喜欢爹的大脚,喜欢舔爹的脚丫子,喜欢爹的味道!」「好小,以後爹累了就让小给爹舔舔脚丫子,满足小。小还喜欢什麽?小,给爹说说。」「……嗯,小还喜欢爹您的大鸡巴。」我犹豫的答着。

「嗯,操你妈的,你小子真他妈的贱!是不是还喜欢爹操你啊?操你妈的,你是不是同性恋啊?小。」「爹,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喜欢你做我爸爸!亲生的爸爸!」「操!老子可不喜欢操男人!老子喜欢操你妈!你爹我从小就喜欢操女人,13 岁就把初中的英语老师给操了。」「小只是喜欢吃爹的鸡巴……」

「操你妈的,喜欢吃老子的鸡巴啊,怎麽你不早说啊?小,以後你妈不在的时候,爹来操你的嘴,小给爹用口交!小,你知道爹喜欢什麽吗?」「什麽啊?爹。」「爹喜欢操你妈的时候,小你跪在旁边,看着你爹我操你妈!」「小也喜欢,爸爸,你操妈妈时发出的『啪啪啪』声音让小很沉醉,小觉得我就是这样被爹创造出来的,所以一听到这种声音我就会有一种兴奋和满足,还会有一种眩晕感。爹,真的!」「好小子,你喜欢老子做你的爹,爹就是你的亲爹!年龄、同学,都他妈的一边去。你知道你是干嘛的吗?小,你他妈的生下来就是给老子我当小的,知道吗?我生下来就是你亲爹!就是操你妈的,你说到老子心里去了。」「是,是,是……」我回答着年轻的大伟爸爸。

我年轻的大伟爸爸从床上站起来:「操你妈的,跪下!」我连忙跪在这个年轻的爸爸面前,大伟爸爸腰间的坚挺早已勃起,白色的狭小内裤被大龟头挺得高高的。爸爸大伟抚着我的头,脱下内裤套在我的头上,挺着他那粗长的大鸡巴顶在我的眼前:「小,这是什麽?」「是爹的大鸡巴!爹。」

「知道爹用它来干什麽的吗?小,这是老子操你妈用的,知道吗?知道你是怎麽来的吗?小。」「知道,是爹你操我妈操出来的!爹。」

「小子,给爹记住了!你是爹用这根大鸡巴操你妈把你操出来的,知道吗?

小,没有老子的大鸡巴,哪来的你啊?小。」爸爸大伟摆动着他那根壮硕的大鸡巴让我看,「你是从老子我这里射出来的,记住了吗?」爸爸大伟说。

「记住了!爹。」我跪在爸爸大伟的胯下,仰望着他那根大鸡巴说。

「以後爹高兴了,小你得给爹含着,今天老子还有事,给爹舔舔鸡巴吧!」说着,爸爸大伟把他那紫红滚圆的大龟头顶进我的嘴里……我正跪在爸爸大伟胯下,给我这个年轻的继父舔着大鸡巴,大口地吸吮着他那紫红的大龟头,头上的大伟爸爸不断地呻吟着:「啊……啊……好小,好好舔舔爹的大鸡巴,给我记住它的气味!

想当年你他妈的就是在老子的鸡巴里老实的呆着,是老子我身上的血液滋养着你小子,老子用体温温暖着你小子,你才在老子的睾丸里生长得这麽大!要不是爹当年操你妈,就是用这根早熟的大鸡巴操进你妈的屄里,插进你妈的子宫里射精,你根本不会出现在这世界上。

老子费了好大劲,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把他妈的小你射进你妈的子宫里,你妈後来才生下你小子,知道吗?小,你身上可流着你爹我的血液!你小子就是我用这杆大鸡巴创造出来的,知道吗?不叫我爹行吗?你妈愿意吗?

你他妈的就是我刘大伟的香火!是我刘大伟的种!我就是你的亲爹!啊……啊……啊……小,记住爹的味道,爹把你操出来不容易啊!爹我也很累啊……」我正投入地把大伟爸爸的话刻在我的心坎里,努力记住大伟爸爸那大鸡巴的气味,想像着大伟就是创造我生命的亲爹,大伟爸爸突然停住了,抽出他那伟大坚挺的大鸡巴:「好了,小,记住爹今天给你说的话,等晚上操完你妈,再让小你好好伺候爹。」接着,爸爸大伟脱下那狭小的内裤套在我的头上,拍了拍我的脑袋:「小,今天晚上一定到爹的房间里来!记住,小,爹给你留着门。」说完,我那年轻伟岸的大伟爸爸便赤着身子,挺着那杆大鸡巴去卫生间淋浴。我仍然跪在那里,头上套着大伟那留有体温的内裤,细细地回味着爸爸大伟的味道……大伟爸爸冲完澡,穿着浴袍走出来,妈妈正忙碌着早餐,我也下楼去。这时家里有人来了,原来是我大表哥力哥(24 岁),这位表哥是我大舅(40 岁)家的孩子,也在高 中,不过我是学生,他是刚参加工作不久的老师。

力哥见到我妈妈:「姑,今天我来是给姑姑、姑父道喜的,是我爸妈让我来的。」接着说:「这是我姑父吧?我是你的侄子小力,在高 中早就耳闻您老的大名了,今天我们爷俩终於见面了,成一家人了。姑父!」我的大伟爸爸双脚架在茶几上,抽着烟,并不说话也不理他,後来力哥只好讪讪的和妈妈聊了两句,留下一个红包走了。

後来我知道,妈妈的婚事,姥姥家并不同意,也没人来参加婚礼,只因为妈妈从小给大舅家看孩子,感情还不错,所以大舅和舅妈偷偷的让力哥来道喜,可我的直觉告诉我事情并不简单。

晚上,妈妈早早收拾完,洗完澡楼着弟弟休息了。不一会,爸爸大伟也看烦了电视,去洗了洗,赤裸着身子走进妈妈的房间……不一会,房间里便传出了呻吟声,我悄悄的走到房间门口,房门半掩着,阵阵呻吟声从里面传出来。

我脱掉鞋子,轻轻的走到房间门口,悄悄的跪在门前。房间里大伟爸爸赤裸着身体,正对着房门坐在圈椅上,一只脚搭在扶手上,妈妈光着身子骑坐在爸爸大伟另一只粗壮的大腿上舔着他的胸毛。爸爸大伟似乎看到我跪在门外,闭上了他那双星目,享受着妈妈的舌吻,一手抚弄着妈妈的头发,一手搓揉着妈妈那日渐坚挺的乳房。

「妮子,想爷们了吗?」大伟爸爸睁开眼问妈妈。

「想……」妈妈舔着爸爸大伟铁青的下巴,有些噫语。

「想什麽?想爷操你吧?」

「嗯……想爷的大鸡巴操我……」

「好,今天爷们就满足你,让你再嚐嚐爷们的厉害。好长时间没操你了,是吧?妮。」「嗯……你小声点,孩子都睡了。」旁边的弟弟正在酣睡。

妈妈用舌头舔着爸爸大伟的胸毛,慢慢地,妈妈从年轻的大伟爸爸腿上滑下去,跪在他的胯前,舔着爸爸大伟那丛浓密的阴毛,爸爸大伟把他那只脚伸进妈妈的腿间,逗弄着她的阴户。妈妈舔着大伟爸爸的大鸡巴,爸爸大伟不断地呻吟着:「啊……啊……妈的……啊……」妈妈像小女人一样伺候着比她年轻十几 岁的大伟爸爸,我不知道大伟是用什麽征服了我的妈妈,是给了妈妈更多的安全感,还是给了妈妈更多的肉体快感?

我真的不知道。

看着年轻的大伟爸爸把妈妈扶起,妈妈重新坐在他长满汗毛的腿上,不同的是这次妈妈坐在爸爸大伟那粗长坚硬的大鸡巴上了。

妈妈刚坐上去就「啊……」的叫了一声。

「怎麽了?妮子,爷的鸡巴插得深不深啊?受不了了?」「啊……啊……啊……妮子喜欢爷插得深……」妈妈不断地活动着自己的身体,嘴里不断地呻吟着,大伟爸爸也发出粗粗的呻吟声。

大约干了十几分钟,妈妈的脸一片粉红,头不断地摆着,嘴里仍旧「哼哼」的呻吟着。我看到自己妈妈的下体有液体慢慢地流出来,沿着爸爸大伟的阴茎一路往下淌去,然後汇聚在爸爸的卵袋下端,随着身体的晃动不断滴落地面。

大伟爸爸真是太强壮了,操到我妈妈的屄已经分泌液体了,相信妈妈已经达到高潮猛丢阴精了吧,可大伟仍然没有要射的意思,看得我在门外无比兴奋,不断地用手去抚弄着胯下撅起的鸡巴。

正在这时,睡在床上的小弟开始「哇哇」的大哭,妈妈才停下来,可是仍然不舍得离开大伟爸爸那根雄伟的大鸡巴,只是问着:「孩子醒了,怎麽办啊?」「叫大小来哄哄呗!」爸爸大伟说。

「行吗?不好吧,我们这样,不能让大小看到!」「怕什麽!大小看到怕什麽啊?守着自己的爹妈,怕什麽啊?自己的孩子你还害羞啊?我这当爹的就得让他知道,他自己是怎麽操出来的!小~~」大伟爸爸大声喊着我,其实他知道我就在门外。

妈妈伸手想捂住大伟的嘴时,我已经推开门了,妈妈坐在大伟爸爸的身上,一脸尴尬,屄里还插着大伟爹那根大鸡巴,地下一大滩滑潺潺的骚水。「小,你爹妈忙着呢!你哄哄你弟弟,小。」大伟爸爸一面命令我,一面涌动着自己的身体,妈妈随之一声一声的呻吟着,也没空再顾我这边了。

「嗯,爹。」我弯着腰趴到床上哄起弟弟来,大伟爸爸又抽动了几下,把妈妈抱下来,让妈妈分开腿趴到圈椅上,双腿搭在椅子扶手上,妈妈整个被架到圈椅上,大伟爸爸从後面驾着他那根早已发红的大肉棒插进妈妈的下体。

这样的姿势大伟爸爸操得很舒服,插得也很深,饱满浑圆的紫红色大龟头恐怕已插到了妈妈的子宫里。妈妈趴在椅子背上不停地呻吟着,下体分泌的液体顺着爸爸大伟那两颗饱满硕大的睾丸滴下来,大伟爸爸宽阔的後背冒出殷殷汗水,叉开的粗壮毛茸茸的大腿,随着结实翘翘的臀部收缩抖动着。

「小,看见爹操你妈了吗?小。」

「看见了,爹。」我轻声的回答着,其实在我的轻拍下,弟弟已经再次睡着了。

「小,来跪到爸爸这边来,小。」年轻的爸爸大伟用他的大鸡巴撞击着妈妈的下体,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和着妈妈那呻吟声已经让我不能自拔,我只能听大伟爸爸的话:「小,跪到你爹我的胯下来。」我听话的跪到大伟爸爸叉开大腿的胯内,他那根大肉棒就在我的头上脸前抽插着妈妈的下体。

「小,爹这样操你妈,你舒服吗?反正爹很舒服。小,你再喊声爹,爹就更舒服了。」「爹~~」

「嗯,好。小,知道爹在干嘛呢?这是让你记住!小你就是这样来的,知道吗?小,给我记住,你就是爹这样把你给操出来的!小。」不知道是不是我跪在他胯下喊着他「爹」的原因,爸爸大伟的声音有些颤抖,喘气也有点粗。

「知道了,爹!小也记住了,爹!」

「啊……啊……啊……好小……」

大伟爸爸这样做已经让我产生了幻觉,我真的是大伟这个年轻的身体操出来的儿子,是大伟爸爸的小!爸爸大伟的两颗大睾丸随着操我妈妈的节奏不停前後晃动,上面滴下的液体甩到我的脸上,我盯着眼前大伟爸爸那根粗长的大阴茎在妈妈的屄里出入抽插着,狠狠的碰击把我妈泄出的淫液撞得水花四散,大伟爸爸嘴里也不断地哼哼着:「小,操你妈的……小,叫爹……操你妈的……」我忍不住昂起脑袋伸出舌头舔着大伟爸爸的两颗大睾丸,把他那两颗大肉蛋含在嘴里吸吮着,「嗷……啊……嗷……嗷……好,小……」爹操得更起劲了,一边「啪啪啪」的抽插着我妈妈的屄,「操你妈的……小,叫爹!」一边喘着粗气命令我这个跪在他伟大胯下的大小。

「爹……爹……」我含糊的喊着,只觉得我嘴里大伟爸爸的两颗大睾丸猛地一提,接着他把自己的大阴茎一插到底,「啊……好多……烫死我了……」耳边妈妈一阵浪叫,又到了一次高潮,随即瘫趴在圈椅上。同时间,我嘴边大伟爸爸的鸡巴在跳动,我知道爹在妈妈的屄里射精了!

「啊……啊……啊……」大伟爸爸一阵喘息,乏力地伏在妈妈背上,双手抓着她一对乳房,两人就维持着这样的姿势紧紧靠在一起。

过了好一会,大伟爸爸抽出他那根仍然很坚挺的大阴茎,转过身,搂住我的头,「噗」的一声插进我的嘴里,我只觉得喉咙中有一股腥咸的液体在流进我的胃里,那是大伟爸爸的精液。

字节数:53418

【完】

萌妖出没

像素车安卓版

竞彩258彩票手机网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