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恐怖轮回之夺命利爪[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2:57:49 阅读: 来源:电热片厂家

破旧的纸箱里,一只受惊的白猫露出了一口尖锐的牙齿和一对锋利的爪子,毛发直立,目光如点燃的火炬,从泛着清幽绿光的瞳孔里散发出炙热的星火。像往常一样它用独特而不可侵犯的猫喵声捍卫着自己神圣庄严的领地,然而这一回,随着入侵者的一步一步逼近,它的嘴像是被扎带绑了起来,声音变得短促而低沉。

白猫的眼帘里倒影着一个稚嫩的身影,一个嘴角带着血丝的小男孩正歪着头诡异的打量着它,这种眼神好像可以看透眼前的一切,恐慌、压抑、愤怒、嘲笑和冷酷,这些本来不可能同时存在的表情此时却不期而遇的展现在了这张稚嫩的脸上。

小男孩冷不防的拿起攥在左手边的网兜,一下子就把白猫装了进去,系紧了封口后用力的向空中抛去,随着向上的力逐渐被分解,白猫开始作最原始的自由落体运动,一下,两下……伴随着白猫凄厉的惨叫声,男孩冰冷的脸颊渐渐浮起了异样的微笑。

他拎着奄奄一息的白猫,一甩手扔进了湍急的河流中,冰冷的河水像是洪流猛兽瞬间就把这只困在网兜里的白猫给吞噬了。岸上的小男孩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像是看到了戏中的恶人被刽子手砍掉了脑袋一样拍手称快。

“啊!”躺在浴缸里的女人突然发了疯似的叫了起来,她突然感觉胸口发闷,呼吸急促。翻腾的热气溢满了整间浴室,墙壁上,镜子上凝结了液化后的水珠。她湿漉漉的走到镜子前,揩干模糊的镜面,苍白的脸一如石膏像般惨白无光。

“小雨,小雨……”门外传来男人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女人抄起叠放在壁柜里的浴袍,手忙脚乱的套在了身上。她胡乱用手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发丝,“吱”的一下打开了房门。

“阿泽,我没事,就是水汽太重,有些喘不过气来!”小雨一边忙着解释一边眼神闪躲,又在回忆着刚刚她打盹时所看见的画面。男人一把将小雨拥入怀里,这种动作虽然过于粗暴,但在小雨眼里却是充满爱意的关怀。

黑色的风衣将小雨娇小的身体紧紧包裹起来,这幅画面像是出现在每部爱情电影里的桥段,温馨而浪漫。然而接下来却不是让人脸红心跳的吻戏,这不,好像是因为被捂的太紧,小雨仓皇的从阿泽的怀里逃了出来。“阿泽,不是让你不要抽烟吗?干嘛每次抱的这么紧,腰快被你勒断了!”逃出魔鬼胸膛的小雨气喘吁吁的埋怨道。

阿泽怔了一下,急着把散落的思绪重新拼接起来。他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女孩,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从他脑海里浮过。“小雨,我——我——”男人欲言又止,清了清喉咙又继续说道,“我最近头痛难忍,抽几支烟缓解一下,下次我一定不抽了!”

“好啦,看你吓成那个样子!我们出去走走吧,摄影师先生?”小雨拽着阿泽的胳膊提议说。

“好吧,你先去换衣服,我去趟洗手间!”阿泽像只刚从猎人枪口下逃脱的燕雀,惶恐的离开了。打开了水龙头后,男人静静的打量着镜中的自己,突然他发了疯似的把整个头塞进了洗手池里,他似乎感觉到刚刚那股刺鼻的血腥味还在蚕食着他的胃脏,终于他忍不住要将整个胃囊清空。一阵疯狂的呕吐后,阿泽的内心渐渐平静下来。他低着头注视着被水溢满的洗手池,这时,波动的水面慢慢浮现出了一张男孩稚嫩的脸孔,男孩脸色苍白,嘴角带着血丝,阴冷的瞳孔里散发出寒气逼人的怨念。

“走开,快走开,该死!”阿泽一边搅动着水池一边往后撤步,由于地面湿滑,一个重心不稳“乓”的一下摔在了地板上。他用力的撑起自己的身体,在双手与地面接触的时候,感觉像摸到了黏糊糊的东西,于是他缓慢的抬起手臂,当他不安的将目光投向潮湿的地板时,竟然看到了一只腐烂发臭的白猫,那只猫的眼睛已经发白溃烂,然而嘴角却依稀有呼吸的迹象。“嘻嘻——”男人紧绷的神经再一次受到了不明恐惧的侵扰,他缓缓的将视线转移到水池,翻滚的洗手池里,缓缓升起了一个男孩的头颅,他嘴唇发紫,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正冷冰冰的注视着地上的猫尸。

小雨换好了衣服,还不见阿泽从洗手间里出来,于是她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轻轻的拧开了门把手。“啊!阿泽,你怎么躺在地上啊!”看见四脚朝天眼白半露的男人表情如此诡异小雨差点吓晕过去。女孩停顿了片刻,急忙将阿泽从地板上扶了起来。“快点去换身衣服,这么脏,怎么还有一股血腥味,还真是臭男人!” 小雨一边说着一边推搡着阿泽走出了盥洗室。

此时,安静的天花板突然开始像湖面的涟漪一样波动起来,一张阴森的鬼脸正慢慢的成型。黑暗的角落,冲水马桶莫名其妙的开始放水,桶身内仿佛藏着巨大的储水池,水流源源不断的冲下排泄口。突然放倒的马桶盖像是沸水烧开时抖动的盖子一样上下跳动着,水流声中隐隐约约夹杂着猫的哀嚎声,这声音越来越大,直到桶盖“砰”的一声被顶开,桶壁上多出了一对湿漉漉的猫爪。

阿泽是位照相馆的摄影师,因为脾气古怪,很少与别人亲近,尽管有着王子般的气质和外表,但是鲜有追求者敢于曝露心迹。

>>

不久前,一位着装朴素淡雅的女孩步入了照相馆内,她从兜里摸出了一张黑白相片,面带忧郁的神情说道:“先生,烦劳把这张相片放大成遗像大小的尺寸,两张,希望越快越好!”阿泽冷冷的接过相片,先放在扫描仪上扫描成文件后又开始用photoshop加以调色修改,最后冲洗照片。

期间女孩一直不停的观察阿泽,她不禁深深为眼前的男子所倾倒,但迫于刚刚丧母,于是又将内心炽热的情感逐渐冷却。“先生,您为什么不经常笑一笑呢?不会是怕长皱纹吧?”女孩一边说着一边抿着嘴笑了起来。“两张,50元!”阿泽递上相片,依旧用冷淡的语气回复道。

女孩一脸尴尬的走出了照相馆,然而,刚刚还一脸冷酷的阿泽此时却开始慢慢练习微笑的动作。“哈哈,怎么样,笑起来的感觉还不错吧!”这时突然从门外探出一个女人的脑袋,喜笑颜开的说道。天长日久,两人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在一起了,而这个女孩就是小雨。

再说阿泽慢慢从惊吓中缓过神来,他换了一身衣服,带上自己的贴身伙伴——摄影相机,牵着小雨的手奔着枫树林的方向去了。初秋的季节,林子里的枫树叶都披上了一层魅惑的深红色外衣。此情此景,总是会让摄影爱好者不由自主的扣动快门,当然阿哲也不例外。正当他陶醉在这片红色的海洋中时,晃动的镜头里突然闯进了一只白猫,不,应该说是一只浑身沾满血的白猫,它毛发直立,踉踉跄跄的正朝着他走来。

阿泽“啊”的一声扔掉了相机,而在一旁玩的正开心的小雨闻声便慌慌张张的走到了阿泽的身边。“干嘛?大白天你乱叫什么!都这么久了,你都没帮我拍过照片,快把相机捡起来!”小雨带着一种不容拒绝的口气要求道。阿泽俯下身子捡起了相机,他示意小雨坐在一棵四周落满枫叶的枫树下,接着他半蹲着身体打开相机切入拍摄模式。然而,好像是受到了刚刚重摔的影响,画面开始跳动。

他不停的拍打着相机的外壳,终于相机的画面恢复了正常,只不过画面里不再是女人和枫树,而是另一番景象:一只白猫正坐在荒废的孤坟上,嘴巴张的很大,眼睛里迸发出仇恨的红光。而此时摄影师好像感觉有人在贴着他的耳朵喃喃细语道:“杀——杀——”潜藏在他血液里的邪恶力量似乎重新被唤醒,他扭了扭头,像是恶魔附体一样露出狰狞的面孔,而此时他的背后,紧靠着一个脸色惨白的小男孩,像是在低声啜泣,又像是在凝神诵经。

“喂,拍好了没?”小雨晃着阿泽的胳膊询问道。

摄影师像是丢了魂一样将手里的相机扔到了地上,头也不回的走开了,小雨望着阿泽离去的背影,内心突然拂过一丝凉意。她俯身捡起相机,翻动着刚刚拍摄的照片,却发现所有照片都花掉了。她一边挪动着碎步,一边翻看着其他的相册,一个标题为《secret》(秘密)的相册引起了她的注意,在尝试输入几次 password后,小雨终于打开了相册。

首张照片就把小雨吓的半死,一只白猫被用绳套悬吊在了房梁上,浑身血淋淋的,被挖去了眼珠,痛苦的表情看着让人不寒而栗。第二张照片里有一只透明的玻璃瓶,而里面盛放的居然是一只四肢和尾巴尽被斩断的白猫,画面的顶端,一只邪恶又血腥的手掌封住了瓶口,可怜无辜竟被做成了“人彘”。(人彘:西汉吕后发明的一种酷刑,影片《山村老尸2》中的女鬼曾遭受过此极刑。)

接下来的照片一张比一张恶心,小雨再也不忍直视,她愤怒的扔掉了相机,加快了脚步,追赶着阿泽。小雨的背影渐渐模糊起来,血红色的枫树林里,一台充满血腥味的相机安静的躺在草丛中,突然,从相机的声孔里传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那画面像是案板上的鱼,像是被割破喉咙乱跳的鸡,像是被屠夫划开肚皮的猪在作垂死的挣扎。

阿泽的住处离相馆不远,一直以来,他都不愿让小雨拜访,现在她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小雨紧赶慢赶总算跟上了阿泽,她偷偷的跟在他的后面。转了几个弯,阿泽终于在一所年久失修的老房子前停了下来。小雨在外面等了几分钟才敢进去,她悄悄的推开半掩的房门,眼前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

幽暗的房间里充斥着一股腐烂发霉的味道,黑暗的角落里放着几只锈迹斑斑的铁笼,笼子里面趴着几只奄奄一息的白猫。小雨咽了咽口水,又壮着胆子继续前行。然而,在她的眼前,好像出现了一扇时光之门,漂浮的物体,玄幻的世界。她看到一个脸色惨白的小男孩正蹲在岸边,静静的注视着在河里挣扎的白猫。那只白猫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这种感觉并没有让她恐惧,反而多了几分亲近。

模糊的画面中,突然又闯入了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男孩和女孩,小女孩揉着哭红的双眼说道:“哥哥,是他杀死了我的猫咪,快打死这个坏蛋!”男孩捡起了地上的砖块,往小男孩身上就是一顿乱砸。小男孩捂着头蜷缩在地上,没有作任何反抗。“死东西,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欺负你妹妹!”一个男人搂着一个女人一边说着一边狠狠的用脚踢着,“看看你生的孽种,居然敢欺负我女儿!”女人没有辩解,任男人凶狠的踹着。

慢慢的,悬浮在她四周的物体渐渐消失了。

>>

她进入了一间阴暗潮湿的房间,这就是阿泽的“秘密”。昏暗的灯光下,她看见阿泽手上拿着一把蒙古刀,残忍的划开了白猫的肚皮,钩出了肠子,一阵冷笑身后,他慢慢的转过了身体。“呵呵,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们只能地狱见了!”阿泽一边挥舞着手中的蒙古刀一边慢慢朝着小雨走来。

他的身后站着一个脸色惨白的小男孩,嘴里不停的念着“杀——杀——”。“阿泽,快醒一醒,你到底还要怨恨到什么时候,一切都过去了,你为什么还放不下呢?我们以后好好生活吧!”说完,小雨已经哭得泣不成声。背后的男孩像是一缕青烟,一点一点的飘散而去,最后两人相拥而泣。

“啊,阿——泽——”小雨用力的推开阿泽,她的胸口插着一把刀,鲜红的血液汩汩流淌,良久后带着绝望的声音倒在了血泊之中。“还没有完呀,其实我在拍照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你就是当年被我亲手杀死的白猫,如果有一天你知道真相,那我的命运,哈哈哈!”自言自语的阿泽像个疯子一样笑了起来。

另一个房间,刚刚还奄奄一息的几只白猫像是突然发了狂似的撞开了铁笼。“啊,救——命——”充满血腥味的房间里突然传来了男人一阵撕心裂肺的哀嚎声,他的喉咙被白猫的利爪割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红色的血液不断向外涌出。挣扎了片刻后,这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恶魔终于停止了心跳。

晚风轻轻的吹动着窗帘,有谁会知道,这里曾发生过这样一段不为人知的凄惨故事?然而,在世界的另一个地方,是不是还在上演这样的惨剧呢?猫和人就算做不成朋友,但愿也不要变成敌人。如果命运不小心被掉了包,那么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呢?

后续:

凛冽的寒风中,一只白猫蜷缩在脏乱的垃圾堆旁,饥寒交迫,正当它快要结束自己这短暂的一生时,一个路过的小女孩一把抱起了它,把它带回了家。家,是温暖的避风港。这一点,对于这只略通人性的白猫似乎早已融会贯通。它满怀期待的等待着新主人拿出食物来填满它空瘪的肚子,然而,当它走进一间充满血腥味的房间,它看见了一张张晒干的猫皮。这时,房间的门“砰”的一下关了起来,一个脸色惨白的小女孩,手里正拿着一把剪刀,慢慢的向它靠近……

(完)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