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豆沙雪糕与雪茄烟-【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21:18 阅读: 来源:电热片厂家

探长郭东城赶到的时候,被害人施云芳刚刚苏醒。他简单地询问了一些情况,便带领助手赶去施云芳家进行现场勘察,但除了发现门上的猫眼被损坏之外,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施云芳是小学教师,32岁,单身,之余,除了偶尔逛逛商场和书店,几乎没有任何活动,一日三餐,也很少自己动手做,经常叫外卖,而且,每次给她送餐的都是一个妹。

案子发生在星期天的下午。门铃响了,门外传来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说是给她送饭来。施云芳微微一愣,自己还没有打过订餐呢,又疑惑送饭的怎么是一个男人,而不是那个女孩?她警惕地走到门前,想透过猫眼确定来人的身份。就在这时,一枚钢针从猫眼洞里刺进来,她顿感左眼一阵钻心的疼。

她惊叫一声,捂住眼睛给急救中心打电话,不一会儿,她就昏过去了。刺入她眼睛的钢针上面带有剧毒。

郭东城问:“猫眼是什么时候损坏的?怎么损坏的?”

施云芳道:“周五下班时发现门上的猫眼掉了,以为是哪个淘气干的。”

显然,猫眼是疑犯故意破坏的,是准备的第一步。可是,到目前为止,唯一的线索就是送餐人是个中等个、较瘦的年轻男子。

郭东城来到施云芳经常订餐的饭店调查,也说施云芳根本没有打过订餐电话,店里也没有貌似嫌疑人的雇工。郭东城又从施云芳的社会关系着手调查,也没有发现她有任何仇敌。案子陷入了僵局。

一天,从施云芳所在学校的口中得到的一个信息,引起了郭东城的注意。十天前,施云芳班上的一个女王佳美给留下一封后了,为此,王佳美的母亲来学校大闹了一场。

难道施云芳被刺与王佳美的失踪有关?郭东城从王佳美母亲江碧青那里,看到了这封遗书。王佳美是个单亲孩子,遗书上,王佳美怨恨母亲不关心她,感觉枯燥毫无意义,决定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了此一生。可见,王佳美的失踪与施云芳并无关系。

郭东城寻思着:王佳美的失踪本来与学校无关,可江碧青却去学校大闹了,这说明江碧青把失踪的原因强加给了学校,怪学校没有把女儿好。如果具体到个人,那她最怨恨的人应该是班主任施云芳,这就有了作案动机。郭东城心里不由得亮堂起来。

经过一番调查,发现江碧青与一个叫艾得夫的汽车打得比较火热。但是,也没有任何线索证明他们与此案有牵连。

十天过去了,案子没有任何进展。郭东城决定来个“打草惊蛇”,因为只有让疑犯动起来,才可能露出破绽,也才会发现线索。

这天中午,艾得夫来到公园,选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坐在椅子上抽起了雪茄烟。不一会儿,一个中等个头的小伙子向他走来。

小伙子左顾右盼了一下,然后坐在艾得夫身边,两个人嘀咕了几句。艾得夫从兜里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递给小伙子。这时,一个卖雪糕的老太太推着自行车经过。艾得夫喊了一声“雪糕”,掐灭雪茄烟,将剩下的半截放回烟盒,走过去买了两支雪糕,回来后将雪糕托在手掌上,由小伙子选了一个,剩下的一个,艾得夫自己吃。

小伙子吃了一口雪糕,将信封揣进兜里,站起身离去。走出不到二十米,小伙子突然踉跄了一下,一头栽倒在地。艾得夫朝四周张望了一下,急忙扔掉手中还没有吃完的雪糕,戴上手套,并拿出塑料袋包住了自己的鞋,快速跑到小伙子身边,从兜里拿出那只信封转身离去。

“马上叫救护车!”郭东城边说边和助手冲过去察看,小伙子已经昏迷。郭东城小心地捡起小伙子、艾得夫还没有吃完的半截雪糕,放进一个塑料袋内。“马上找到卖雪糕的老太太。” 郭东城说。

然而,老太太已得无影无踪。

小伙子名叫张继言,因中毒导致昏迷,与施云芳所中之毒相同,好在抢救及时才捡回一条性命。张继言苏醒后供述了被收买刺杀施云芳的事实。收买他的人正是艾得夫,整个作案过程也都是艾得夫精心设计好的。那天在公园,艾得夫塞给张继言的信封里装的是钱,说他已经被公安局盯上了,让他去躲一躲,不想却险些被他灭口。

艾得夫迅即被带到审讯室,可他不承认雇人,更不承认杀人灭口,反说张继言对他进行陷害:“我怎么知道雪糕上有毒?我是把两根雪糕托在手上,先由张继言选的。实话实说吧,我是想让他帮我买一两件走私的送人,那钱是定金。”

“你准备得很周到啊,连手套和塑料袋都带在身上。”郭东城的助手揶揄道。

“这是我的,经常带着的。”艾得夫说着从衣兜里拿出了几个塑料袋来,“因为开车,我的手爱出汗,所以,手套也经常不离身。”

艾得夫言辞凿凿,似乎难以辩驳。除了口供,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张继言说的是真话,艾得夫说的是假话。

经过对雪糕的检验,有毒的是豆沙雪糕,无毒的是奶油雪糕。郭东城在审问张继言时,不解地问道:“两支雪糕同时在艾得夫手上,你为什么选择豆沙的,而不选择奶油的?”

“我从来不吃奶制品。我们一起吃雪糕时,我每次都是豆沙的。”张继言的回答令郭东城一愣,看来毒是事先下好的,下毒者是那个卖雪糕的老太太?可是,郭东城和助手都没有看清老太太的模样,张继言也没有留意,现场又找不到其他证人,这条重要的线索又断了。

又过去了几天。经过一番缜密的思考和推断,郭东城和助手决定“放虎归山”。果然,艾得夫刚被放出来,就急匆匆赶去江碧青家。只见他下了出租车,拿出一支雪茄烟点燃,并借机向周围看了看,见没有被跟踪,这才朝江碧青家中走去。半小时后,艾得夫从江碧青家中出来,仍然叼着半截雪茄烟,当走近出租车伸手去拉车门时,突然身体摇晃几下,趴在了车上。

躲在不远处的郭东城和助手从一辆出租车里迅即冲过去,只见艾得夫鼻孔流血。

“司机,送他去急救中心。”郭东城一声令下,捡起已经掉在地上的半截雪茄烟,快速向江碧青家冲去。刚到门前,正好江碧青提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黑色垃圾袋从屋内出来。

郭东城接过塑料袋,从里面发现了一个烟灰缸,烟灰缸里还残存着一点烟灰。“对不起,请你跟我们去公安局接受调查。”

他们刚刚走到楼房外面,一辆警车驶来,走下两名,接着走下一个女孩。那女孩发疯一般地扑向江碧青:“,对不起,对不起……”那女孩就是王佳美。

“妈妈,我不是真的想,是想吓吓你。”王佳美泪如雨下。

江碧青顿时瘫软在地。在公安局里,江碧青回答任何问题。郭东城和助手来到医院时,艾得夫已经苏醒,他对自己的中毒感到莫名其妙,他在江碧青家中既没有吃东西,也没有喝水,只是坐在沙发上抽烟、说话。艾得夫虽然明白江碧青杀他是为了灭口,但是,仍然不肯道出实情。因为他知道,案子不破,他是一个受害者,案子一旦真相大白,他就是个罪犯了。

经过对烟灰缸里残存的烟灰进行化验,发现里面含有大量的剧毒药品,与艾得夫所中之毒相同。

郭东城拿着这张化验结果报告,脑子里如般闪现了一个又一个镜头,破案的思路也顿时明晰了。

“雪茄烟劲头非常大,一般人是不能一口气抽完一支的。艾得夫的烟瘾本来就不大,他抽雪茄完全是为了摆谱,一支雪茄烟要两三回才能抽完。你非常清楚他的这个习惯。所以,你事先把毒药混在了烟灰缸里。艾得夫来到你家后在烟灰缸里掐灭了雪茄,雪茄粘上了烟灰缸里的烟灰,也就粘上了剧毒。当他从你家里出来,再次点燃雪茄烟,毒药变成了毒烟,被吸进他的口腔,然后进入肺部……”

听完郭东城的推理,江碧青脸上抽搐了一下,仍然一言不发。

“再想想你的女儿,她因为承受不了你的冷落而离家出走的。你却把怨恨发泄在施身上,她才32岁,一只眼睛就永远失去了光明!难道你……”

“别说了!”江碧青的心理防线被郭东城彻底摧毁了,如实供述了全部过程,与郭东城的推理完全一致。

“那个卖雪糕的老太太,就是你了?”郭东城的助手追问道,江碧青颓然地点点头。

案子终于告破,犯罪分子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留给人们的却是无尽的思考!

灵域仙魔手游

剑圣传奇手游

三国闪无限版

相关阅读